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挑战30题(四)

14.琐碎的事



谢衣觉得,最近的乐无异似乎有些变化。


要说具体是哪里也说不上,只是好像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像是越来越接近,千年前的那个人。


他开始喜欢盯着他做的偃甲发呆。开始看着某个经过的风景就发了愣。开始不顾周围人的眼神,牵着他的手穿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找到他爱吃的豆腐脑。甚至,有次在一个小院外看见主人养的母鸡带着一窝黄色的小鸡,突然就站住了脚步。


谢衣认出他的唇语,他在轻念,馋鸡。


黄昏柔软的阳光从乐无异的头顶洒下来,衬得他姣好的脸庞愈发柔和精致,认真的眼神像是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灿烂耀眼。


谢衣仿佛听到那心动的声音,从已经作别的过去传来。




15.霓虹灯的阴影处



虽然已经猜到他想起来了。不过既然乐无异自己不说清楚,谢衣便也笑笑不说穿。


日子还是一切如常,唯一有些许改变的或许只是在身体上二人都开始有空前的贴近对方的欲望。虽然各怀着各自的想法,不过目的却是一致的。


一个月的寒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过了元宵节乐无异便又要重新返校。虽然学校和家里也不过只是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却总觉得腻得还不够。


一年一度元宵佳节,这座城市总是有在这一天放烟火的传统。谢衣拉着乐无异找到了个人不算太多视野却相对不错的地方。烟火砰砰的爆炸声响得听不见彼此说话的声音,却能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对方的温度。


谢衣转头看着他的小徒儿,正好对上他也看向他的目光。明明是烟火漫天,城市的霓虹灯也亮得不甘示弱,两人却只在对方眼里找到自己的身影。


谢衣心念一动,环视了一圈周围确定大家都在看烟火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伸手搂过乐无异的腰把他带向不远处的小巷子。


耳畔还是不停的烟花响声,城市还是一片灯红酒绿。谁也没注意到,某个霓虹灯的阴影处,有两个美得神都会嫉妒的人正忘情拥吻。


吻得呼吸都要接不上了的时候,谢衣终于喘着气放开了怀里的人。感觉到二人的下身某处都开始默契的起了反应,谢衣干脆不顾乐无异的小声抗议把他打横抱了起来,快步走回了家。


刚反手锁上了家门,二人便开始拉扯对方身上的衣服。意乱情迷间谢衣忽然想起来不记得哪里看过的一句话,“闹钟叫醒我的食指,爱情强奸我的理智”。




16.你听得到



“有谁能比我知道,你的温柔像羽毛。秘密躺在我怀抱,只有你能听得到。”


和大学同学们唱着K,乐无异随手点了这一首歌,刚开口唱了第一句,就忽然走了神。


以前竟是没注意,这句词可以如此贴切的用在他身上呢。



乐无异上周刚回过家,这周原本是说留在学校和同学玩的。想着小徒弟不在家,谢衣便放心的加了个大晚班才回去,到家时已经凌晨一点。本以为又要面对漆黑的房间,却意外的看见屋子里灯光大亮,而那个始作俑者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微微惊讶过后,谢衣还是笑了起来,走过去轻轻抱起他往卧室走过去。


怀里的人不安的扭了扭,微微睁开了些眼睛,迷迷糊糊看见是谢衣的轮廓,便满意的重又闭上了双眼,喃喃的唤了一声“师父”接着又睡着了。


把小徒弟放到床上躺好,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唇角,正要起身时乐无异却有些不安似的拉住了他的衣襟,不知是梦是醒的凑到他胸口,突然甜甜的笑了起来,用几不可闻的音量说了句,“师父,我爱你。”


虽然音量确实小的可怜,不过谢衣还是听到了。那么清晰的听到了。




17.你曾经让我心动



七夕佳节。对于原来的乐无异来说,本只是一个偷偷幻想着能与师父有些什么互动的情人节而已。可今年却有着些不同的意义。


已经不是他们转换关系之后的第一个七夕。却是,他在找回往事记忆之后某天突然想起,他把自己一身修为灌进师父身体,师父重新睁开眼睛喊他无异的那一天,正是,七夕。


这么算起来,七夕正是师父的生日了。


一千二百多年过去了啊。师父就这样陪着不断轮回的自己,在这红尘人世,行走了一千二百多年。


他想起那年的静水湖,那皎洁月光下,彼时他还喊做谢伯伯的师父,噙着他一贯的温润笑容柔和的说着,“世间万物皆如梦幻,终将湮灭散逝,即便你我也不例外。就趁着这留驻于世的短短瞬间,玩个尽兴罢”。


那时谁又能想到,师父那留驻于世的短短瞬间,被他延长成了这么长,甚至有可能永不会消逝的生命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里的时候,乐无异便已醒来,侧身看着谢衣沐浴在淡淡日光里的如峰眉眼,忍不住轻轻啄了一小口,然后爬下床,找到他准备了多时的礼物盒子再走了回来,谢衣此时已经醒了,慵懒的靠在床边,像是等着他过来。


“怎么今日这么早便起了?”谢衣抬手摸摸他的头,眼神宠溺。


“师,师父。”乐无异有些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从身后掏出那盒子递给谢衣,“师父生日快乐。”


谢衣愣了半晌,像是很艰难的想起来生日是怎么回事,然后展颜一笑,拿过盒子当场拆开,里面立时飞出一只,偃甲鸟。


和千年前长安街角他送他的那只,一模一样。


见谢衣怔忪过后又回到柔情似水的眼神,乐无异不禁又红起脸来低声说,“这么多年也没仔细做过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师父不要嫌弃。”


谢衣却抱了过来。不同于往日的轻柔,而是紧紧的,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的力度抱着他,抱了许久,耳边终于传来一声似是叹息般的,“傻瓜。”


“无异当真是全都想起来了?”终于放开怀里的小人,谢衣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问。


“恩。反正,那一世的事情,是全都想起来了。”


“傻徒儿。”谢衣笑着摸了摸乐无异的脸,递过去一个浅尝辄止的吻,然后说,“乖,为师今天还要上班,等我回来,晚上带你去个地方。”


“恩。”乐无异眼睛亮亮的,凑过去又抱着师父的脸亲了一大口,才屁颠的跑去厨房做早饭了。


乐无异没有想到,谢衣带他去的地方竟然会是,酒吧。


而且看这地方坐着的人的样子,大概,还是个GAY吧。


乐无异有点傻眼。谢衣明明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啊不,不,我不是在说师父是衣冠禽兽。


不过还好,不是个吵闹混乱的地方。这里昏暗却清静,空气里流淌的都是轻轻的音乐,坐着的人们也都小声的在喝酒聊天。乐无异放下了半颗心,跟着谢衣坐下来。


“在想我怎么会知道这种地方?”谢衣笑笑的看着还有点愣神的乐无异,看见对方点了点头便接着说,“记得那个‘前团长大人’么?”


“叶海叔叔?师父是说。。。”乐无异稍微有些惊讶。


“恩,是他,长相完全没变,被我认出来了。他是这里的老板。”谢衣话音刚落,就见有个人从后间走了出来,“我过去一下。”谢衣起身走了过去。


乐无异看着谢衣走了过去,跟那个人有说有笑着,突然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本以为师父会叫叶叔叔过来正式介绍认识一下,可还是自己走过去了。这是。。。还不想在他朋友面前承认我们的关系么?


然而乐无异马上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因为谢衣竟然拿了一把吉他走上了酒吧里的小舞台,拨了串音符试了试音色然后说,“今天是七夕节,这首歌想送给我亲爱的小徒弟。”


谢衣缓缓拨起前奏,一边看着乐无异坐着的方向笑着,“你曾经让我心动。”


18.请和我交往


“我要加紧脚步加紧脚步对你说,你曾经让我心动。”


谢衣一曲唱毕,吉他声音跟着落下,却还是盯着乐无异的方向,仿佛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得到乐无异犹自没有反应过来的神情。


“无异。很多年了,一直欠着你一句话,不知道现在补,还来不来得及。”谢衣认真的笑着,乐无异突然觉得心跳如擂鼓。然后听见谢衣缓缓的说,“无异,我爱你。请和我交往。”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人们推到舞台上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发着愣红着脸直挺挺的站在谢衣面前,而下一秒,谢衣的吻就落了下来,在整个酒吧一片的祝福声中,宣告着二人的幸福。


评论(7)
热度(35)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