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挑战30题(三)

9.荒唐的事情



被谢衣抱着放进冒着热气的浴缸里开始清洗,乐无异才悠悠的恢复了些意识。


睁眼所见的便是谢衣穿着单薄睡衣的模样,蜜色的脖颈和半个胸膛在他眼前摇晃,温热的两手在他身上游走。乐无异突然一口咬上谢衣的锁骨,心中生出个荒唐的念头。


他想把师父压在身下,看看自己在这具身体上留下痕迹,会是什么样子。



10.意乱情迷



小徒弟今天格外的主动。被剥了衣服拉进水里深吻的谢衣如是想。喝多了酒的原因么?谢衣笑笑,不知这算不算得上是酒后乱性。


不过反正对象是自己,也就算不得乱性,最多算添个情趣吧。这么想着,谢衣便心安理得的任着乐无异上下其手的挑起他火热的欲望,倾身与他在水里拥吻。好在浴缸够大,两个人在里面也不算拥挤,倒是这样泡在温热的水里别有一番情趣。


亲吻抚摸间二人都有些意乱情迷,下身的欲望已经完全耸立了起来。趁着最后一丝神智的清明,乐无异悄悄把手伸向谢衣身后。



11.温柔的给予疼痛



被触到身后那个敏感的位置,谢衣一颤,登时明白了这小家伙今晚突然这么努力的挑逗他是为什么。


“这是喝了酒胆子大了,嗯?”眯眼低头锁上乐无异的眼神,小家伙眼里一片情欲的迷蒙,却又被谢衣危险的神情吓得微微一颤,手上的动作都不自觉停了下来。谢衣正捏着他胸前肉粒的手加了一把力道,激得乐无异“嗯”的一下呻吟出声。


谢衣的呼吸又沉重了几分,快速的按住那只刚刚试图伸进他身体里的手,惩罚式的咬了一口乐无异的嘴唇,疼得他抽了抽,才终于忍无可忍的爬出浴缸,再把还迷糊着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乐无异直接抱了出来,胡乱的裹了一条浴巾随便擦了擦,便整个丢上了卧室的床,俯身压了上去。


被微凉的空气一刺激,乐无异终于恢复了大半神智,对上压着他的谢衣比平时更深上几分颜色的眸子,乐无异知道自己那念头是得逞不了了。罢了,反正都是跟师父,怎样都好。这么想着,伸手勾上了谢衣的脖子,软软的唤了一声,“师父。。。”


戳这里


极尽温柔,抵死缠绵。


12.暗香  



大学的课业安排不定,偶尔会突然空闲出几天。心心念念着爱人的乐无异趁着有空一早就回到了家里,却不见谢衣人影。想想也是,毕竟是工作日,师父总还是有自己的事情的。


带些淡淡的沮丧情绪,钻进谢衣平日爱呆的工作间。都是些师父喜欢摆弄的木头器具,散发着和他身上相似的香味。乐无异坐下随手摆弄,虽然自小也就跟这些东西一起长大觉得颇为熟悉亲切,但终于是不像师父一般深刻研究过。


虽然不知道是这些东西沾上了谢衣的香味还是谢衣沾上了他们的香味,但乐无异总是能分辨出他们和谢衣的味道。可今天莫名的却感觉从某个地方传来一丝与谢衣极其相似的味道。


心里突然冒出一些模模糊糊的熟稔感,就像是在庐山上看到那个老宅子一般。乐无异像是着了魔,慢慢循着香味找去,竟看见书柜里有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暗格,虚掩着门。


心跳突然砰砰的加速跳了起来。几乎是颤抖着伸出手打开门。


一个小盒子,味道似乎是从这里发出的。旁边,是一个金色的古朴的灯。


1 3.时光旅行



仿佛不受控制般,乐无异的手伸向了那盏灯。


甫一接触那灯,他就止不住的全身颤抖。


那一个瞬间。仿佛穿越了千年时光,回到捐毒的漫天狂沙。



他想起曾是定国公家被父亲打坏了木剑的小公子,在那年的长安街角遇见了那个后来陪伴了他生生世世的白衣偃师。


他想起自己曾经千辛万苦的找到自己心目中如男神一般的存在的那个人,却眼睁睁看他把自己护在身后,从容赴死。


他想起自己知道那个人只是一具偃甲时的惊讶,以及后来笃定相信的,那又怎样,他是我师父。


他想起自己费劲全部心力找到重造他身体的办法,却不能够完全复活他时,心里的近乎绝望。


他想起自己在走投无路之时想到禺期当时的以自身骨血为引,索性赌了一把,赌上自己一身灵力修为期望换他平安回来。


他成功了。却也失去了修成仙身的机会,从此只能与所有普通人一样,百年一次,永不休止的轮回。


而在自己将死之时,以自身所有记忆凝进这盏引魄灯,让那个人可以带着他寻到每一世的自己。


虽然灯里并没有他后世的记忆,不过他笃定的知道,自此之后的每一世,他都在他身边。


评论(5)
热度(39)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