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挑战30题(二)

4.窗台



“好不容易熬过这个魔鬼关头了,师父不带我去做个毕业旅行吗?”某个清晨,乐无异像只八爪鱼似的整个人贴在谢衣身上,软软的撒着娇。


“怎么净想着玩。”谢衣佯装嗔怒,却依旧是笑着的。“无异想去哪里?”


“就知道师父最好了。”乐无异说着亲了口谢衣的唇角。“这么热的天气,要不我们去庐山避暑吧。”


“好。”谢衣答应着,回应他一个深吻。


说起来,师父好像从没怕过热或者冷呢,乐无异迷糊的想。甚至连容貌都没变过半分,就像是停驻着等着我赶上他。那些新闻里说的驻颜有术的谁谁谁跟师父比起来都差远了,哼。



谢衣生性爱静,二人订了一处僻静的别墅式酒店,单门独户的。


因为打算呆一些时间,二人带的行李算不得少。把行李安置好后,就算是山上凉快,乐无异也出了一身薄汗。自己先钻进浴室好好的洗了个澡后谢衣也接着去了,乐无异便绕着房间各处转了一圈,最后趴在一个窗台上饶有兴味的看着窗外树上停驻歌唱的鸟儿。


不知什么时候谢衣带着一身潮湿水汽从后面抱住了他,头靠在乐无异肩膀上,呼吸喷在他胸前,有些发痒。


“师父。”乐无异轻唤了一声,盖上谢衣环在他腰间的手,微微向谢衣怀里靠了靠,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好得都要散发出甜腻的香味。


可在谢衣眼里最香的是怀里这个人。闻着小徒儿干净美好的自然体香,谢衣略抬起头低声喊了声无异,气息不偏不倚的全钻进他耳窝,乐无异痒得直想缩,又被谢衣捉住咬着耳垂,轻轻吮吸。


“师父。。。”被精准的找到敏感位置,乐无异禁不住笑着在谢衣怀里轻轻挣扎。可谢衣的力气他早就领教过,完全没有他挣扎的余地,反而是屁股一直在谢衣的某个部位摩擦着,激得谢衣微微发起热来。看着怀里还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家伙,谢衣紧了紧手臂让他完全贴紧了自己。感觉到身后被某个发着烫的东西顶住,乐无异脸红了红,羞得直想跑,又被谢衣大力抓了回来。


“小家伙,自己点的火,现在还想跑?”谢衣抓着他的下巴扭过头吻上去,另一只手迅速的把乐无异下身脱了个干净。


至于为什么没有脱上身的衣服这个问题,当乐无异被按着趴在窗台上,屁股被迫抬到适合被进入的角度时,终于明白了。


“师,师父,万一楼下有人经过怎么办啦!”乐无异有些惊慌,却莫名的又有些超出常理的刺激。


“这里偏僻,不会有人经过。况且无异衣服都穿的好好的,怕什么?”谢衣从口袋里拿出不知什么时候带上的润滑膏体,一指沾上缓慢进入小徒儿正对着他的柔软后穴,调笑着说。


终于知道师父为什么订了个这么偏僻的酒店了,老奸巨猾!乐无异趴在窗台上愤愤的想。



5.铁栏杆



庐山上有许多老宅子。红墙黑瓦,许多外墙上都长满了爬山虎。


师徒二人随意的在小径上散着步。明明是第一次来,可乐无异却觉得潜意识里连这里的道路都颇为熟悉。


路过一处不太起眼的小宅,乐无异抚摸着宅边被爬山虎爬了满身的铁栏杆,突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就好像,曾经在这里度过漫长的岁月一般,乐无异有些奇怪。


看着稍前面些的师父幽深的注视着这栋小宅的眼神,乐无异心里冒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本是个好奇心强,有事就会直说的性子,然而这一次他却隐隐觉得,好像有些什么事在等着他,不必问,他自然就会知道。



6.再也不会出现的笑容



谢衣很少做梦。甚至其实也不太需要睡眠。但一千多年的记忆太过纷乱繁杂,他有时会抽取一些不太重要的记忆放进冥思盒,有必要的时候再去读取。


然而有些记忆,是不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


比如那个白捡了个徒儿的夜晚。又比如,醒来的那天。


捐毒之夜后,他本迷迷茫茫的沉睡在忘川刀里,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不甚清楚,直到有天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身体的感觉。慢慢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头白发的乐无异。谢衣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活过来,乐无异这少年模样可是满头白发又是为什么。


乐无异似乎不想讨论白发的问题,只惊喜着谢衣终于能够醒来这件事。后来终于耐不住谢衣一直追问告诉他,“师父,徒儿不中用。虽然在纪山找到了谢伯伯当年制造你身体的办法,可如果只是用一样的办法,只能造出一个全新的人,却没办法跟你的灵魂融合。最后我只能把一身灵力全数注入这具身体,才让忘川上的魂魄完全融入进来。至于头发,大约是因为消耗过度了吧。”乐无异想安慰安慰谢衣强扯出些笑容,“师父我没事,真的,你看这样不是还挺好看的吗。”


“虽然我徒儿怎样都好看,可是这样的笑容,一定不会再让它在你脸上出现了。”谢衣心疼的抱住眼前还在挠着头想办法安慰他的小徒儿。“为师保证。”



7.干裂的嘴唇



自从乐无异开了学,家里就明显冷清下来了。平时都住在学校,刚开学又经常有各种学校活动抽不开身。当十一长假乐无异终于可以回家的时候,天气已是入了秋。



一进门乐无异就径直扑进了早等在门口的谢衣怀里,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谢衣撞到了墙边。


“师父,我想死你啦。”饶是每天信息电话的联系着,毕竟也是一个月未曾真实的触摸到谢衣了,乐无异埋在谢衣怀抱里满足的呼吸着谢衣身上的草木清香。师父身上的味道还是一样好闻呢。


“傻瓜。”谢衣宠溺的摸了摸蹭进怀里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拉开一些距离,手抬上他的下巴,另一只手用力一带,两个人便转换了位置。


“为师也想你得紧。”谢衣柔声说着,吻上了两瓣思念已久的嘴唇。唔,口感有些不一样。


乐无异发现今天谢衣对他的唇格外照顾些,轻舔慢咬的,极尽温柔。这是怎么,往常不都更喜欢亲舌头的么?乐无异正想着,谢衣轻轻放开了他。手指摩挲着他的唇轻声问,“学校的饭食不合胃口?”


“是有点。。。”乐无异下意识的答着,不知道谢衣怎么突然问这个。


“怪不得连嘴唇都有些干裂了。”谢衣说着又伸着舌头舔了一口,“往后有空就常回来,吃些有营养的,老这样怎么行。”


“噗。。。”乐无异突然笑了,眼睛突然闪起得意的光芒,“口是心非,师父其实是想我了才想让我常回来的吧?”


“知道就好。”谢衣捉回乐无异的嘴唇。至于是为了湿润嘴唇还是为了什么,知道的人自会知道。



8.饮酒过度



乐无异酒量不佳,这似乎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


可毕竟是多年损友,啊不,挚友夏夷则的生日,一下子没控制住,最后反而是主人扶着额打了电话给谢衣叫他来接人。


刚在家悠哉了一天就出去喝得路都找不到只认得谢衣的乐无异迷迷糊糊的挂着谢衣的脖子被他横抱在怀里,觉得师父的怀抱真是暖得昏昏欲睡。


“师父,你说夷则这家伙,哪来的好运气,在国庆节的时候过生日,弄得就好像全国都在给他庆祝生日一样。”乐无异贴着谢衣的胸口,小声的嘟囔着,“师父,你生日到底是哪天啊,从小到大就没给你过过生日,你总说你不在意不记得,可是哪个人还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的呢。”


谢衣张口欲辨,却感觉到怀里的人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没等到他回话,自己却睡着了。


谢衣噙起半抹笑容,似叹似怜的摇了摇头。


评论(8)
热度(37)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