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挑战30题(一)

跟天水聊天被勾引得萌生写30题的想法,虽然一开始我是想试试傻白甜,但是翻了一圈题库之后发现我还是对丧病的题更有兴趣(欧漏我的节操已经离家出走这件事情要彻底暴露了

为啥变成了以下的风格?题目的梗都太容易肉起来,几乎可以写成全肉番了,可我却一再拉灯。。。于是我也搞不清我到底是什么风格了。大家凑合看吧。

偃甲师父X累世的乐无异设定。拉灯有,肉会有的,糖必须有,尽量不刀,OOC简直是必须的谁让我就是个OOC党,嘤。


——————————————————————————————


1.带有攻击性的吻




“师父。。。还没睡啊?”轻手轻脚打开门的乐无异见家里还是大亮着的,心里微微发了发颤,果然谢衣端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本书,连抬头看他一眼也不曾。


“回来了?去洗刷早点睡吧。”谢衣翻了一页书,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可乐无异却抖了抖。


“师父。。。你生气啦?那个我就是。。。哎呀这不是刚考完放松一下么。。。被夷则他们缠得紧了一时脱不开身,这才回来晚了,师父别生气了。。。”乐无异小心靠近谢衣蹲在他膝盖旁边看着他,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夷则给他出的这个主意到底能不能奏效。


他想起自己忧伤的问好友,怎样才能试探出师父对自己的感情时,夷则一本正经的说今天你就狠心关了机,挨到一点再回去,有什么心意也试探出来了。


如今看谢衣这岿然不动的样子,他也拿不准师父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只知道他肯定生气了。


“缠得紧了?”谢衣终于把视线从书页移到了他脸上,眼神却依旧看不出喜怒。


“师,师父你想哪里去了,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就是。。。”乐无异被谢衣看得慌了,一时竟不知道能说什么。夏夷则你个猪队友!跟我说要我别解释晚归的原因是要害死我么!师父明明这么生气!


谢衣眉头微皱,却听“咚”的一声,乐无异竟然重心一失坐在了地上,尾椎骨撞得有点疼,乐无异下意识的揪起眉毛瘪了瘪嘴。


然后发现自己摔倒的同时竟然抱住了谢衣的腿。


都抱住腿了怎么还摔得这么疼!乐无异觉得要被自己蠢哭了。


刚松开一只手想揉揉摔痛了的屁股,却发现自己已经整个人被按倒在了地板上。


谢衣的唇就这样咬了上来,不带一丝怜悯的强行打开他的牙关,噬咬着他的嘴唇,舌头,甚至碰撞着牙齿发出钝重的疼痛。


虽然无数次希望过这样亲近师父,可是这样的吻。。。真的能叫吻么?乐无异在拼命喘息的空隙间迷迷糊糊的想。而且这个状况,师父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想别的?


终于在唇齿间弥漫开不知道是谁的血腥味的时候,谢衣松开了对乐无异的钳制,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撑在乐无异身上,死死盯着身下的人。


“三更半夜不回家,手机也打不通,你可知道为师有多担心?要不是刚想出去找你就看见你进了大门,只怕你回家了也看不见我。”谢衣尤自有些余怒未消。


然而你说的这些都不是重点啊,乐无异舔着有些发肿的嘴唇腹诽了一句。


“重点是刚刚这个吻到底是什么意思嘛。”本是想着,乐无异却没注意自己已经不自觉轻轻的说出声。


谢衣挑了挑眉。


“我这小徒儿,似乎期待了很久的样子?”


“哎?没,没有。。。”乐无异蹭的就红了脸连忙否认,但刚说完就突然意识过来,自己不就是为了这个么,这么大好的机会否认干什么!忙又大着胆子添了句,“那个,不对,其实确实是等了很久。。。就是想搞清楚师父的心意嘛。”


谢衣看着这向来脸上藏不住秘密的小徒弟红透了的脸,突然一瞬间明白了这一向乖巧的孩子今晚在胡闹些什么了。


低下头重新吻上那勾人的唇,谢衣在唇齿之间含糊的说,“我的心意,自然跟你的心意一样。为师只是在等你考完,下次可不许再用这种伎俩来试探,当心受罚。”





2.日常崩坏




清晨的早上,谢衣准点醒来。当睁开眼就看见小徒儿乖顺的眉眼睫毛安静的贴在他胸口时,谢衣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小徒儿身上的衣服一般凌乱了起来。


明明是偃甲之身,可这偃甲之身也实在太仿真了些,连身体的触感也跟常人一般,面对着心爱的人会有本能的反应。


于是在终于确定了师父的心意所以正大光明的搬到了谢衣房间去睡的第二天早上,乐无异得偿所愿的在谢衣的吻里迷糊的醒了过来。


偷偷的掐了一把自己确定了这不是梦之后,乐无异昨晚被谢衣强行浇灭了的小火苗又熊熊燃烧了起来。就算被谢衣熟练的唇舌吻得迷迷糊糊,乐无异还是伸手拉开了他的睡衣,伸进了裤子里。


骤然被那只小手握住了重要部位,饶是沉稳如谢衣也不自觉的闷哼了一声。昨晚连哄带骗的什么都没做就逼乐无异睡过去了已经是极限,现在这情况,却当真是忍不了了,谢衣想。


松开乐无异的唇,谢衣看着拉扯出的一条银线,又极缓慢的凑到乐无异嘴边舔掉它,这才盯好乐无异又害羞又跃跃欲试的眼睛,眯起一道危险的眼神,“我的小徒儿,这是要欺师灭祖了?可要准备领罚了。”说着手从背后伸进乐无异的裤子一路找到下体隐秘的褶皱处轻轻一按,激得乐无异浑身一颤,没了力气。


连眼神都开始泛起迷蒙水汽的乐无异松开握着谢衣分身的手,勾上他的脖子,似乎还嫌不够,连腿也缠上了谢衣的腰。


“徒儿领罚。”几乎是整个人吊在谢衣身上,乐无异软软的看着面前呼吸越来越粗重的师父。




这一罚可罚得不轻,乐无异捂着屁股窝在靠墙的床里面郁郁的想。比想象中疼多了,嘤。虽然师父已经尽量温柔了,可毕竟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地方,第一次总少不得要遭些罪。


不过,总算是圆了这些年的念想,把自己完全的交给师父了。乐无异捂着屁股又笑了起来。


然而当谢衣笑得如沐春风的端了一碗看不出原材料的粥说早饭做好了的时候,乐无异终于笑不出来了。


“师。。。师父,怎么又想起做饭来了哈哈哈。”乐无异有点头皮发麻。


“这不是看你伤着了,买外面的也不好,你又不能自己做,就想着做些简单的应该没问题。”谢衣很无辜的端着碗坐在床边。


“哈哈哈师父不用这么麻烦的哈哈哈。。。哈哈哈。。。”


这日子,有些崩坏,乐无异想。


不过再想想崩坏成这样的原因是他终于正大光明的把自己对师父的贼心都付诸成为了贼胆,乐无异还是忍不住笑了。


然后乖乖被谢衣喂了一碗粥。




3.记忆缺失




自从乐无异有记忆起,他就这样跟谢衣两个人生活着。


谢衣告诉他他是他父母的挚交好友。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意外过世了,他就收养了乐无异。


从小他就喊谢衣师父,至于理由他已经不记得了。只觉得自己似乎天生就觉得自己就该这样喊谢衣。并且跟他生活在一起,却不是把他当个纯粹的长辈看。


自从他对爱情这种事有了概念之后,他心里就有些明白了他从小就没把谢衣当个纯粹的长辈看是为什么。


他想要成为谢衣的爱人,能够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爱人,而不只是受他照顾的故人之子。


甚至谢衣为何没有娶妻生子,他也从未问过。似乎从心底里,他就觉得谢衣就该是现在这样子,等他长大。


而今终于如愿以偿跟谢衣转换了关系,乐无异傻乐之余,却越发觉出他们俩之间有些超越记忆的熟稔来。


谢衣从来对他的性格脾气喜好厌恶都了若指掌,这些本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毕竟谢衣是陪他长大的人。可再陪他长大,也不至于连他身体的所有敏感点都一清二楚吧?


甚至,后面的某个点。从他们第一次发生亲密关系时,谢衣就能精准的找到那个地方,折磨得他欲仙欲死。


半夜醒来的乐无异,看着因为空调开得有些低怕他踢被子而紧拥着他的师父,恍然间觉得,他们似乎已经认识了很多年,比他18年的生命还要长得多。


似乎记忆里面,少了些很重要的东西呢。乐无异把头埋在谢衣胸口,淡淡的想。


评论(17)
热度(39)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