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十)

这一章多半是狼羽。鉴于是掰直的情节,所以如果有对弯直比较执着的就绕个道好了。


PS,我个人的文里对弯直的想法是通过狼王的台词说的那些,虽然我知道是理想化了,不过反正写文而已,让我留点美好幻想吧求不掐。


————————————————————————————


许是知晓了乐无异和谢衣的事情,闻人羽他们的离婚手续办的很顺利。


两人各拿着一个小本本从民政局走出来,乐无异有些释然,却又有些愧疚的看着闻人羽。


“闻人,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落,反正不论怎样,日子还是得照样过的。没关系。”闻人把离婚证放回包里,扯出一贯的轻松笑容看着乐无异,企图消散一些他的愧疚感。


“闻人,其实我哥他。。。真的挺喜欢你的。你就不能认真的考虑一下我哥么?”乐无异挠了挠头。他是真的希望安尼瓦尔能跟闻人有个好结果。


“无异。在谢衣还没找到你的时候,我也劝过你试着喜欢一下别人,你又做得到么?”闻人羽仍是笑着,可在那眼神里,乐无异却找到一丝空落落的伤感。


“我。。。这不一样的,闻人。”乐无异企图再说些什么,可手机却响了起来。闻人羽瞥见他手机屏幕上谢衣的照片,了然的笑了笑,“我走啦,你要幸福啊。”


乐无异接起电话,眼神却看着闻人离开的方向,有些担忧。


真希望我哥能让她幸福。乐无异想。



可事实却是,这两个人依旧不怎么对盘。


安尼瓦尔终于找到了正准备开车走的闻人羽,高兴的走过去差点没抱住她,“女人,离婚办好了?要不要干脆直接跟我去大使馆登记结婚?我连房子都已经看好了,明天就要去付定金了,正好你去看看还满意不满意,你们中国女人都说结婚要车要房才行,放心,我安尼瓦尔一样也不会亏待你!”


“别闹了,你自己要买什么自己看去吧,别拉着我。”闻人羽本来今天心情就算不上好,连搭理他的力气也没怎么有了。


“不行,你可是未来的女主人,你不去看看怎么行,快跟我走。”安尼瓦尔说着就想伸手去拉闻人羽。闻人羽退后一步,有些无奈的说了声,“我今天没心情跟你闹。”干脆就转身走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不想再看见认识的人了。闻人羽漫无目的的走了许久,回头看看,确定安尼瓦尔没有跟上来,轻轻松了口气。


然而那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叹了一口气,谁也不知道。



“闻人姐姐!”便是在这最不想被看见的时刻,却遇见了曾经最想看见,现在又最不想看见的人。


“闻人姐姐你怎么在这,小叶子呢?我听说你们离婚了,真的么?怎么能这样!小叶子竟然欺负你,我帮你打他!”绿衣少女一如既往的活泼着,仿佛不问世事一般的天真。闻人羽忍住自己的苦笑,故作轻松的看着阿阮,“恩,没事啦,他有事去忙了,我们只是性格不合,继续在一起也没有意义,分开了其实是好事。”


“闻人姐姐。。。”阿阮瘪着嘴像是快要哭出来,这时候夏夷则走了过来,搂了搂阿阮的肩膀,“阿阮乖没事,闻人姐姐会照顾好自己的,我带你去那边吃好吃的好不好?”


闻人撇开眼不想去看他们两个恩恩爱爱的样子,阿阮却还兀自拉着她的手不愿放,“好吃的什么的晚点吃也没关系啊,可是闻人姐姐现在这个样子,很伤心的样子,怎么能丢下她不管。”


只有在阿阮面前的时候,闻人羽真心期盼着有人能来救救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谁也没有。她从来在阿阮面前都是毫无办法。


“闻人。”身后传来本最不想听见的声音。闻人羽情不自禁的往后看了看,该死,真是安尼瓦尔。


还在担心安尼瓦尔会不会说些不能说的话,却见那人走上前,拉过她本来被阿阮牵着的那只手,坚定的握在了手心里。


“你们,是阿阮姑娘和夏先生?”闻人羽的手握在手心,却并没有预料中的挣扎,安尼瓦尔忍不住又握紧了一点。


“是,不知先生是?”夏夷则疑惑的看着安尼瓦尔,和他们交握着的手。


“我叫安尼瓦尔,是闻人羽的未婚夫。她和无异的婚姻本来就是假的,现在她有了我,自然要和无异离婚和我结婚了。”明显感觉到闻人羽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反驳或者抽开,安尼瓦尔更坚定的看了看有些惊讶的阿阮。


“你说,闻人姐姐和小叶子的婚姻,是假的?”


“不过是形式罢了。当时闻人还不懂事,犯了些错误。不过以后我对好好照顾她的,你们可以放心。”


“你长得跟我们不一样,你是外国人?你知道闻人姐姐喜欢什么爱吃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么?你能真的对她好么?”绿衣少女仍在担心,可她的丈夫却轻轻打断了她。


“阿阮,我想闻人她能自己选择她要嫁的人,我们就不操心了好么?那边有家新开的烤肉店,走我们去吃烤肉。”夏夷则半哄半推的带开阿阮,临走时深深的看了一眼安尼瓦尔和闻人羽,像是已经看穿了一切。


“唔夷则你不要就这样拉着我走嘛。。。”远处还传来隐隐约约的阿阮的声音,闻人羽却终于松了一口气。用力抽开被安尼瓦尔握着的手。


“你来干什么。”闻人羽低着头,不敢看安尼瓦尔的眼神。


“我不放心你,跟上来看看。正好看见你们,猜她就是你们说的阿阮了。怎么能让你在她面前尴尬呢,我就过来了。”其实,温柔起来,安尼瓦尔的声音还是蛮动听的。闻人羽突然这么想了想。却马上又摆回她一贯的样子。


“就算你帮了我,我也不会喜欢你的。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别再一个人逞强了。”安尼瓦尔稍微靠近了闻人羽,果然她没有如往常般退后。便继续说了那些一直想要说的话,“闻人,其实你不是只喜欢女人,否则我刚刚牵你的手你怎么会完全不抗拒,甚至还有颤抖。你只是碰巧喜欢过她而已,并不只因为她是女人。我觉得我也不坏啊,我能逗你开心,能保护你,能让你依靠,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喜欢我呢。”


闻人羽沉默了许久。终于抬起头看着这高大的异国男人。以前竟从未发现他原来有这么高。


“陪我走走吧。”



另外一边,刚挂下电话的乐无异,坐在车里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流月,沈夜。呵。才刚刚说要放下这些没几天,这下子却又摆在眼前了。他想起刚刚谢衣说的“来流月吧,你在餐饮公司呆着不止浪费你学了那么多年的东西,况且我们在两个城市也不方便见面。”


他知道谢衣是对的。流月,那是他最适合去的地方,最能发挥他的才能的地方。也是离谢衣最近的地方。


可同时那也是离沈夜最近的地方。


即使谢衣愿意公开他们的关系,他自问也没有办法淡定的看着谢衣跟沈夜一起工作的样子。


过往的那些事情像个死结埋在心里,解不开。


他不是不想去问问谢衣当年的事是否还有其它他不知道的部分,可他一想到如果谢衣回答他,当年他就是爱沈夜而不可得,他该如何自处。


像只鸵鸟。他宁愿把自己埋在沙地里自欺欺人,宁愿只享受着现在的美好,也不想再去触碰那些可能会有的伤口。


乐无异为这样的自己微微有些烦躁。


松开刹车踩下油门,他竟有些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了。


算了,去爬爬山散散心吧,他想。



S市的谢衣,正被乐无异莫名其妙的态度弄的有些疑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拒绝来流月到底有什么理由。这时正好瞳到他办公室想说些事情,却见谢衣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怎么了阿衣,一脸怨妇样。”


“你就不能不毒舌。”谢衣抱怨完瞳,还是觉得要不问问他?死马当活马医好了。“瞳,流月有哪里不好么?怎么我那小徒弟就是不愿意来呢。”


“你说那个消失了三年的乐无异?还真被你找到了啊,有点缘分。说起来,他消失之前我还见过他一次,挺活泼挺适合流月的,干嘛不来?”瞳想起那次偶遇的时候。


“消失之前?”谢衣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寻常,“你见过他?跟他说什么了?”


“说什么了。。。我也不太记得,反正就是不小心碰见了,然后闲聊了几句。”瞳想了想又说,“对了,他好像还问了问说你有没有什么美国的朋友,我就说起你以前跟沈夜去过一次麻省,他表情好像有点奇怪,后来就走了。”


“沈夜?”谢衣想了想那段时间乐无异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忽略掉了什么大事。“你有没有跟他说我跟沈夜去麻省是为了给小曦治病?”


“没说,我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走了。”瞳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你表情怪怪的。”

“瞳,你可能害惨我了。”谢衣扔给瞳一句抱怨,马上拿起电话打给助手。“离珠,给我定最快的航班去C市。”


该死。当年怎么就没想到无异他原来是在误会这个呢。


评论
热度(15)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