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八)

“是啊。就这么落荒而逃了。甚至不敢当面跟他道个别。”乐无异轻轻低下头。“我怕我即使再问他,也得不到什么答案。更怕他干脆的跟我说出那些我不想听到的话。我只能选择不辞而别。”


“你就不怕,事情都没弄清楚就这么走了,不会后悔?”安尼瓦尔直起身盯着他这任何时候都朝气蓬勃着,这时候却难得悲伤起来的弟弟。


“后悔?事情都那样了,还要怎么后悔。而且。。。”乐无异顿了顿。“我躲了整整三年,离开他熟悉的城市,离开所有跟他有关联的人,甚至连工作,都避开他做的行业。可我还是被他找到了。我不知道他是无意或是有心,但是他现在,又一次走进了我的生活。”乐无异不自觉拿起手机,看了看那个金刚力士。安安静静的,大概在忙吧。


“所以你前阵子忙说接待一个客户,是谢衣来了?”安尼瓦尔终于搞清楚这阵子乐无异好像有些变了的原因在哪里。


“是。甚至他几乎已经很明确的给我发出复合的信号了。哥,我该怎么办?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没用的,明明以前都那样了,可我现在,好像还是抗拒不了他。”乐无异低着头有些闷闷。


“我亲爱的弟弟。你的感情,做选择的该是你自己。你爱的人,最了解他想法的也应该是你自己。我不希望你受伤害,可也不想你留下遗憾。具体怎么做,只能你自己决定。”狼王抬手拍了拍乐无异的肩膀,打开面前被冷落了许久的外卖盒,一边分起了披萨,一边说些其他的让乐无异转移一下注意力。


“弟弟你还记得么我上次跟你说的我看上的那个姑娘,后来我终于弄清楚了她就在我楼下上班。可她好像不喜欢我。”艾尼瓦尔无奈的耸耸肩,啃了一大口披萨。“我每天给她电话短信她都爱理不理,为了躲我,甚至跟我说她已经结婚了。开玩笑,这种谎话我怎么可能信。”


“噗,为什么不信?”乐无异也拿过一块披萨咬了一口,心想似乎没我自己做的好吃。


“她的眼里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快乐幸福。”安尼瓦尔眼神放空,像是在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有男人来接她上下班,或者任何其他的亲密举动。甚至她自己,永远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像只刺猬。可我知道,刺猬也有柔软的地方。我知道她就是我想要的人。就算她是真的结了婚了,不能给她幸福的人怎么配做他丈夫?”


乐无异听着,想起那次吃饭的时候,安尼瓦尔神采飞扬的说着“如果遇见对的人啊,是一分一秒也不能等的,必须当机立断马上拿下。”还真是他的风格。


“哎不过,她昨天突然松了口,答应了明天跟我吃饭,弟弟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想让你也看看她。”安尼瓦尔眼神亮亮的,乐无异实在有些不忍心拒绝,却又想起来闻人昨天就跟他说好了要他跟她一起去吃个饭应付个朋友,只能无奈的说明天确实没有空。


“哎,罢了,下次吧。反正我总会追到她的,准备好彩礼哦~”安尼瓦尔出奇的自信。似乎传染得乐无异也心情好了起来,“嗯哥我相信你。加油。”


“在干什么?”安尼瓦尔走后的傍晚时间,乐无异坐在书房一边摆弄他的小机器人一边看着书,手机突然闪了闪,点开之后传来谢衣温柔的嗓音。


没什么,就随便看看书。乐无异打着字。


“微系统和纳米技术?”


乐无异吓了一跳,看看自己手里的书再看看周围,师父不在啊。乐无异重新拿起手机打,师父你怎么知道??


那边传来谢衣柔柔的笑,“猜的。那天晚上送你回去的时候看见过这本书在你书房桌上放着。”


师父。。。乐无异无言,却不争气的为谢衣连这些都注意到了的事情有些感动。


“下周六你父亲五十大寿了吧?回S市么。”


“哎师父你连这都记得?”乐无异终于没忍住发了段语音过去。印象中似乎只跟他提过一次他父母的生日?


“怎么,质疑为师的记忆力?”谢衣的声音有轻微的戏谑。


“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你能记住关于我的这么多小事情。


“周五晚上就过来吧。我去接你。”


哎?为什么?乐无异又变回打字,虽是问为什么,可心里已经悄悄的泛出些潮湿的幸福感。


“对了,跟父母说你周六到。周五晚上先去我那里。”谢衣完全没理会乐无异的问句,直截了当的下了指令。


哎师父?这样。。。不好吧。。。乐无异还不死心的挣扎着。


“不许说不。”


。。。哦。乐无异终于认输。


“这才乖。”谢衣的语气里掩不住那种宠溺的表情。


乐无异没再回消息。只在心里认命的叹了句。完了。



“闻人!”翌日中午在约好的餐厅门口碰见许久不见的闻人羽时,已经25岁却仍是二八少女模样的友人见到他之后并未马上打招呼,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乐无异正想问她在看什么,闻人羽突然笑了起来。


“我说乐无异同学,又被谢衣的糖衣炮弹打垮了?”


“哎哎?你怎么知道?”脱口而出这句话之后乐无异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那么傻傻的愣住了。


“噗,还用猜?你这三年哪有像现在这么快活过,谢衣又刚出现,不是他还有谁。”闻人笑着挽住乐无异的胳膊,“虽然我是叮嘱过他不要再靠近你怕你再被他整得要死不活的,不过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走吧,今天得帮忙好好演一下我丈夫啊。”


“哎?演?噗,我说你怎么这么有心情突然请我吃饭呢,原来是为了打发追求者啊,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都用得着我上阵了。”乐无异顺从的摆好丈夫的姿态跟着闻人羽走一边跟她说笑。


“无异!”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乐无异往那边看了看,竟然是安尼瓦尔,“你们。。。”安尼瓦尔脸上写了满满的几个大字,我受到了惊吓。


“哎哥?你怎么也在这。”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乐无异拉着闻人羽往那边走,“刚好碰见了就介绍一下好了,闻人,这位是。。。”他刚转身看向闻人羽,就见闻人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他是你哥?”闻人看着安尼瓦尔问着乐无异。


“他是你丈夫?”安尼瓦尔看着乐无异问着闻人羽。


乐无异好像明白发生什么了。


“啊哈哈,那个,咱们要不坐下说?”乐无异悄悄松开闻人羽的手臂拉她坐在安尼瓦尔对面。


“哈哈哈哈哈。。。”安尼瓦尔看着他们俩突然笑了起来,“女人,如果这就是你说的你已经结婚了的话,你们什么情况我还能不清楚?你还是别想逃了哈哈哈。”


闻人羽微微有点恼怒,却终究没发作。她握了握拳,吸了口气,重新摆回她一贯的疏离表情,“好,就算我们的婚姻是假的,你又知道为什么是假的么?”


“闻人。。。”乐无异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这和他认识了十年的朋友。“你确定要说?”


“因为我喜欢的是女人。”闻人没理会乐无异,直直的看着安尼瓦尔,却没在他眼里找到预料的惊讶。


“女人,你拒绝我的借口还可以更烂一点么?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安尼瓦尔手臂撑在桌子上拖着下巴,饶有兴味的看着闻人羽。


“你!谁说这是借口了!”闻人着实有些恼了,这人怎么像个牛皮糖似的甩不掉。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乐无异见这两人气氛不对,忙打圆场。“哥,闻人她说的是真的。”


安尼瓦尔脸色微变,转过脸看向乐无异,示意他说下去。


“闻人从小跟一个叫阿阮的姑娘一起长大,一直觉得自己像个姐姐一样保护阿阮。直到高中时候,阿阮喜欢上隔壁班的班长夏夷则,闻人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喜欢上阿阮了。我也是那时候看闻人那么难过的样子去跟她搭话,我们两个才熟悉起来的。后来就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关系。一直到前年冬天,阿阮跟夷则结婚了,闻人禁不住阿阮一直问她怎么还不找男朋友,怕阿阮发现她对她的感情,她又知道我对谢衣。。。我肯定不会跟别人结婚了,才跟我提起来,然后我们就决定领了证,也好给双方父母一个交代。”


“这下你清楚了吧。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闻人听乐无异说完,冷冰冰的对安尼瓦尔说着,却没看他的眼睛。手指无意识的互相绞着。


“女人,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放弃的。你早晚是我的。”安尼瓦尔却继续笃定的看着闻人羽,像是丝毫没有被这事情影响。


“你。。。疯子。”闻人再也坐不住,丢下这句话就往门口走了去。乐无异本能的追了过去,可见闻人羽皱着眉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也只好走了回来。


“哥,你别灰心。”乐无异坐回座位上,安慰着安尼瓦尔。


“我知道。我早晚会敲破她的盔甲的。”安尼瓦尔盯着闻人羽走的方向。


“噗,哥你这形容还真是。”乐无异失笑,“不过哥,我是真的觉得,其实你挺有戏的。这些年追过闻人的也不止一个两个了,闻人都是干净利落的就解决掉了,几乎不用找谁来帮忙。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费劲的拒绝一个人。”虽然说是拒绝,可乐无异想要说的意思,安尼瓦尔马上就懂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弟弟你放心,以后你一定会叫她嫂子的。”


乐无异看着面前的哥哥,心里泛起些微的感叹。


评论(3)
热度(15)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