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六)

试试看用手机能不能发(ฅ>ω<*ฅ)


“欢迎回来,主人。”甫一进门便见满眼的黑白女仆装和甜甜的打招呼声,还好谢衣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面未改色,只有些戏谑的看着乐无异。

“啊哈哈,那个,你是新来的吧?你们店长在么?”乐无异在谢衣的眼神里略有些不自然。

“哎,无异,你到了啊,快来快来。”远处传来一道银铃般的嗓音,谢衣看了看,是个极美艳的女子,而这人直呼他无异。。。看来是很熟?谢衣皱了皱眉。

“祯姬!啊哈哈,最近怎样?”乐无异走进那女子,亲切的打着招呼。

“我这还不是老样子,无异你都好久不来看看真是让人伤心啊。”女子嗔怪着,还没等乐无异回答,谢衣先一步上前。

“二位我想现在是上班时间,可否先说些正事。”        

“啊抱歉,这位就是你跟我说起的谢先生吧,你好你好,幸会,我是女仆拿铁的店长祯姬。”祯姬说着向谢衣伸出手。

谢衣礼节性的握了握,然后问她,“无异跟你提起过我?”

“哎?您不是流月的技术总监过来考察这次点餐系统的事情么?”祯姬被谢衣问得有点愣,又看他喊他无异,转过头去看向乐无异。“你们很熟?”

“啊,哈哈,没有啦,哈哈我们说正事,说正事。”乐无异自己也一时有点搞不清状况,只好先岔开话题。



女仆店的要求之类与普通的店不同,三人一来一去的讨论下来倒是耗了不短时间。等所有事物沟通清楚以后已经离谢衣的航班时间不远了。乐无异看了看表,再有20分钟就得送谢衣去机场了。心里竟不知道该说是放松还是失落。

“你们很熟?”谢衣看着远处忙着的祯姬。

“啊?也没有啦,就是这家店刚开业的时候公司派我经常来这边盯着一些,那阵子比较常接触而已。”本不是什么大事,乐无异不知怎的解释得有些心虚。

“哦?就接触那么一阵她就直呼你名字了?”谢衣还是对她喊无异有些不舒服。

“哈?喊个名字而已啦没什么的啊,朋友之间嘛哈哈,我不也是喊她名字嘛哈哈哈。”乐无异完全不知道谢衣纠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总觉得谢衣又在给他下套让他钻,连语气却不自觉的开始结巴起来了。

“是么。那你喊我谢先生岂不是很生疏。”谢衣搅着面前的咖啡没看乐无异。

“啊?”乐无异有点不知道谢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喊师父喊得那么顺溜,今天一醒又改口了。怎么,打算欺师灭祖了?”谢衣放下手里的勺子,伸手抬起乐无异的下巴,眼神带着些危险的光芒。

“我,我昨天。。。”乐无异这才猛地想起昨晚睡过去之前,自己好像真的迷迷糊糊说了一声,师父你真好看,顿时脸颊就烫了起来,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结结巴巴的,“我,我不是。。。”

“嗯?叫是不叫?”谢衣抬着乐无异下巴的手又抬高了一分。

“师,师父。。。”乐无异终于妥协,谢衣这才心情大好的放开乐无异。

“这才乖。”



乐无异脸红红的低着头猛盯着面前的咖啡,一边默默的思考谢衣今天这是怎么了,明明前两天都不是板着脸就是嘲讽,今天怎么突然变了个样。暮得想起昨晚自己迷迷糊糊的说的那句话,乐无异心想,总不能是因为自己那句话就。。。不可能。怎么可能。肯定是别的事情。

“无异,你跟闻人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一下的?”谢衣盯着眼前脸红得让人想咬一口的乐无异。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谢衣遗憾的想。

“哎?我和闻人?没,没有啊,我们挺好的啊哈哈哈。那个对了,昨晚我好像不小心醉了,是师父送我回去的吧?哈哈真是麻烦师父了。”乐无异有点慌慌的挠着头。谢衣饶有兴味的看着他,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这傻瓜。整个家里包括浴室都只有你一个人的东西,闻人还在我后脚就出了门,你还打算瞒我点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你一想逃避问题的时候就这样哈哈哈的吧,真是一点没改。

“不麻烦。我乐意得很。”乐无异抬头撞进谢衣带笑的眼神里,心里某根弦轻轻的发出咔的一声,断掉了。

“师父。。。”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乐无异马上就摇头反应了过来。“啊那个,师父你航班时间要到了,我送你去机场吧。”

“好。”谢衣略有些失望的答应着,但想了想还算是有些收获,反正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收拾你。



“无异,手机给我一下。”乐无异开着车,听谢衣这样说,虽不知道谢衣要干什么,还是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了谢衣然后继续摸着方向盘。

谢衣拿着自己的手机和乐无异的手机不知道鼓捣了些什么,再还给乐无异的时候狠狠地说了一句。“不准删掉。敢删你试试看。”

乐无异暂时没空看谢衣到底干了些什么,只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但想着谢衣刚刚说的话,大约也猜到了七分。

今天的师父真的怪怪的。乐无异再次想。不过。。。怎么办。这样的师父,有点像以前了呢。

他喊自己无异。他会用他特有的方式调戏他,表达他的亲近。

该不会连闻人的事情,他也发现了吧?乐无异偷偷瞄了一眼盯着窗外出着神的谢衣,感觉有点心虚。

怎么莫名的有种又要逃不出师父手掌心的感觉。。。我怎么就这么没用。乐无异默默打了个寒颤。继续认真开着车。



“真的不打算跟我解释一点什么?”到机场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要过安检的时候,谢衣转身之前最后再问了问乐无异。

“哎?没,没什么要解释的啊,师父说什么呢哈哈。”乐无异心里默默地想,该死,不会真的被师父猜到闻人的事了吧。

“那好。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解释。”谢衣说着靠近了他那还在想什么的小徒儿,嘴巴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声,“这次别想再跑了。”

还没等乐无异反应,谢衣淡淡的说了声再会便转身走了,留下乐无异一个人在原地红着脸。


所以师父这是。。。想复合的意思?

可是以前的事情。。。乐无异咬了咬牙。想起刚刚谢衣拿他手机弄了点什么,赶紧掏出来看了看。

锁屏,没变,桌面,没变。唔,微信?

添加了一个新的联系人。头像是一个模样奇怪的小型机器人,中间一个梯形的方盒子,下面杵着四只脚还带着两只钳子般的手臂,盒子上写着,不要打雷。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谢衣的时候。小学三年级时阴差阳错参加了一个少年机器人比赛,那时谢衣作为优秀机械系大一学生做了他们的颁奖嘉宾。当谢衣温柔的把奖牌戴在他的脖子上跟他说,“孩子,你做的很好。”的时候,他满心就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大哥哥真好看真厉害,我以后要跟他一样。

后来一步步的循着谢衣的足迹,成长到比那时的谢衣还要大三岁的年龄,终于有机会认识谢衣,甚至,成为他的恋人。后来当他跟谢衣说起这一段事情的时候,谢衣虽表面上没明显看出什么,可过了几天,谢衣就照着那时候他做的机器人的样子,给他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他给它取的名字是金刚力士。

而这个用着金刚力士头像的人,名字是,补刀狂魔。

当年谢衣在工作室里虽然温柔得让谁都觉得如沐春风,可一毒舌起来谁也比不上。时常会在大家开着玩笑的时候突然轻描淡写的补上一句堵死人不偿命的话,惹得全工作室都吐血说谢老师又开始补刀了。后来乐无异就给谢衣起了个外号叫补刀狂魔,谢衣一度因为乐无异给他起了这外号而在某♂方面让乐无异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导致乐无异再也不敢当面这么喊他。

而今。这个人用这样的头像,这样的名字,安静的躺在他的微信通讯录里。其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可乐无异却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



他知道谢衣的温柔是他一直惦念着的美好。他知道谢衣只要对他伸出手,他根本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只能在他的世界里慢慢沉沦。如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费尽心思的躲了他三年。可。

可他不想再像当年一样,一心一意的以为谢衣像他表现的那样爱自己。以为他真的就可以这样子陪着谢衣一辈子。一个人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是谢衣最重要的人。可最后却被现实压得毫无自尊。

他不想成为谁的替代品。

以前也好,现在也罢。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想逃,再一次想逃。

可这时刚刚暗掉的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是他的消息。

再警告你一次。不准删,别想逃。我准备关机了,回去联系。

评论(12)
热度(23)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