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四)

乐无异赶到酒店的时候,谢衣正好从门口走出来。


见谢衣面无表情的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乐无异轻声喊了句谢先生,注意到他眼角似有些鲜红的血丝,心跳微微颤抖了一下,却没敢开口问。谢衣只随意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乐无异只好默默的开车。


师父他,不该是这样的啊。乐无异开着车却走了神。


从前的谢衣总是温柔而充满笑意的,如果要是放在古代,穿上一身广袖长袍,端得叫一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那时候他常常盯着谢衣认真工作的侧脸就出了神,满心都是我师父最好看了的幸福感。看着看着谢衣就转过头来,佯怒的敲敲他的脑门说又不专心干活,然后又安抚似的亲亲他,再回头继续工作。


那时候的乐无异以为生活就会这样波澜不惊的永远过下去。只要谢衣在他身边,日子就永远像是泡在糖罐子里。


可现在他们俩却变成了这样。乐无异余光看了看身边冷着脸似是在闭目养神的谢衣,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叹什么气?”谢衣没睁眼,却忽然出声。


“啊?没,没什么。”没想到会被谢衣听见,乐无异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


“哼。”又是这样的嘲讽语气。“怎么,难不成陪我一会就坐不住了,想你夫人了?”


“夫人?”乐无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昨晚跟他说过的他结婚了。可谢衣这语气。。。与其说是嘲讽,或许更像是吃醋?


怎么可能,谢衣这样的人,就算要吃醋也不可能吃我的醋啊哈哈我怎么又自作多情了。乐无异自嘲的苦笑了笑。可那侧脸看在谢衣眼里却像是想起他夫人的甜蜜微笑。谢衣心脏抽痛,干脆扭过头看向窗外。


“是以前你带我见过的那个齐刘海的小姑娘么。”谢衣淡淡的开口,声音里有难得一见的疲惫。被他一说,乐无异想起以前是有过一次,闻人为一个考试去过S市,那时他正跟谢衣在一起,于是便带着谢衣见过一次闻人。


“恩。是她。”


“我还以为她喜欢的是女人。竟然还是跟你结婚了,乐小少爷魅力不小啊。”谢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语气里吃醋的意味多明显。可乐无异的重点明显放错了。


师父怎么连这都看出来了。。。乐无异差点出了一身冷汗,然而想了想这事也没什么解释清楚的必要,就让谢衣这么以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乐无异看了看路说,“谢先生我们到了。”



说起工作,其实无非也就是根据各个餐厅的特色,配置好菜单和点餐方式这些小事情,让谢衣来考察本来就是杀鸡用牛刀,自然是毫不费力的就记录好了需要注意的点。两人转了一圈之后靠窗找了个桌子坐下,马上就有人把事先点好的菜上上来了。


本来乐无异还担心谢衣又会问他些有的没的,可他却没有。只零散的问了些工作上的事,乐无异一一答了。末了谢衣终于表情诡异的看了一眼乐无异说,“真没想到昔日的机械系高材生,现在竟然在餐饮公司上班。”


乐无异不自然的打了个哈哈,接不上话。


心里默默的想,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为了躲你。


谢衣哼了一声不再看乐无异,眼光飘向外面。乐无异顺着谢衣的眼神看过去,是旁边的一座大商场。想起里面有个熟悉的电影院,鬼使神差的就开了口。“下午没什么安排,要不要去看个电影。”


他还看着那边的方向,谢衣的眼神却转了回来,像是研究他似的在他身上转了三圈,搞得乐无异有点坐立不安起来,刚想解释说他只是安排点事情消磨消磨时间,就听谢衣淡淡的说,“那就走吧。”



乐无异再次觉得自己的嘴巴一定是不受大脑控制了。不然怎么会提出这种建议。


这三年里他时不时会自己一个人来看场电影,是跟谢衣在一起时留下的习惯没改,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而今天,乐无异看着自己身旁的谢衣,简直就像是回到那时候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看不到谢衣当年温柔的神情了。


二人凑到屏幕前看了看场次,最合适的是星际穿越,看完出来正好去下一家餐厅。选好座位后谢衣正掏出钱包,就被乐无异按住了手。


“师父不用,我来就行我有会员卡。”说完便动作流畅的刷了卡拿到票。“走吧去那边坐会,再一会就开场了。”


乐无异犹自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转身就往影厅走,走了两步觉得谢衣好像没跟上,转头看了看他,却见谢衣眸色渐深,乐无异仍旧有些疑惑。


“你先去坐着,我买点东西就来。”谢衣看了看他,甩了这句话就往旁边走。


“哦。”乐无异乖乖的找到个长椅坐下,给谢衣留出空位。


正掏出票想再确认一下影厅,乐无异突然睁大了眼睛。


等等,我刚刚说什么了?


一桶爆米花突然塞到他怀里,乐无异下意识的就接了,谢衣的气息稳稳的落在他旁边,只离他一根手指的距离。


总觉得有哪里搞错了,有哪里不对劲。乐无异继续发着愣。


以前他们去看电影的时候都是谢衣买票,乐无异兴冲冲的去买爆米花,也不知被谢衣说了多少次这种垃圾食品要少吃,乐无异仍自说哪有看电影不买桶爆米花的,谢衣便笑着勾起手指敲上他脑门,却也每次都接了去,还时常恶作剧的从他手里抢,惹得他只能小声抗议师父你刚刚还说不吃现在还抢我的哪有这样的道理,然后收获的是谢衣坏笑着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吻住他,因此错过了许多精彩剧情。


“想什么呢脸都红了。”谢衣的声音真实的传到耳边,乐无异唰得脸又红了一圈生怕谢衣看出自己在想什么,忙说没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想。


“哼。”又是一句嘲讽。乐无异快抓狂了,谢衣你再哼哼哼我就喊你哼哼狂魔了!


“会员卡刷得挺熟练的嘛。经常带闻人来?”谢衣没看他,他却抬头看了看谢衣。哎?他大概以为我刚刚是在想闻人?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解释一下,却又看见了墙上的时间。


“哎?要开场了,快进去吧。”起身便顺手就拽上谢衣的手腕拉着他走了。


谢衣皱着眉看着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心里各种情绪翻了个遍,终究在到了门口领3D眼镜的时候被放开了,留下手腕上空落落的触感。那人仍旧浑然不觉,拿着票钻进去找座位去了。


无异,为师该拿你怎么办呢。隔着3D眼镜,乐无异注意不到谢衣看着他的深沉眼神。



从电影院出来,乐无异带着谢衣驱车往下一个餐厅走。本也不是太长的路,可正赶上下班高峰期,着实堵了不短时间。到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下来了,二人忙起工作的事,把餐厅的大概情况跟谢衣介绍清楚,然后找了个桌子坐下来细细的讨论着。


乐无异觉得有些渴,正好旁边侍者端过来一杯水,乐无异没多想拿过来便仰头喝了。喝完才觉得,怎么有些不对劲?


“乐。。乐先生,这是清酒,您刚刚说拿些店里的招牌卖点给谢先生尝尝来着。。。”侍者看乐无异一口喝了忙说到。


“噗。。。”对面的谢衣忍不住笑了出来。


“哎?”清酒入口是甜的,进了胃里才觉出辣来,况且下午买的爆米花乐无异其实没吃下去多少,空着腹一口进了一肚子清酒,乐无异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好。但看谢衣嘲笑的样子,突然生出一股不服输的气势来。“啊哈哈,没事,不就一杯酒么,喝了就喝了,重新再拿一杯就是了。”


“是。”侍者退了下去。


“乐先生,酒量见长啊?”谢衣眼里闪着狡黠的笑意。这似乎是这两天第一次看见谢衣笑呢,乐无异想。师父还是笑起来最好看。


“啊哈哈,还好,还好。”想起来自己以前喝酒之后丢脸的样子,乐无异忍不住有些心虚。但似乎现在除了胃里有点辣辣的好像也没有哪里不舒服,便扔到脑后,继续跟谢衣说起菜谱的事情。



我还当真有什么长进呢,还是这么点酒量,别的没学会,逞能倒是学到位了。半小时后,谢衣看着脸红透了快要开始说胡话了的乐无异摇头叹道。


“无异,时间晚了,我们回去吧。还能走么?”谢衣走过去试图把乐无异扶起来,乐无异却顺势抓住了他的手,贴着他说了声,“师父,你真好看。”


然后头一低,竟是睡过去了。


谢衣有点哭笑不得。


又拍了拍乐无异的脸,还是没什么反应。谢衣这会犯了难,他开乐无异的车倒是没问题,可完全不知道乐无异住在哪里,怎么送他回去?


带他回自己的酒店的念头闪了闪,谢衣终究还是否决了。想了想,从乐无异的口袋里找出他的手机,好在没什么锁屏密码,轻松就划开了屏幕,找到通讯录。


闻人的号码他会怎么存呢,亲爱的?没有。老婆?也没有。谢衣接着往下翻。


陡然看到他自己的号码。存着“师父”。下面没几个便看见“闻人”。谢衣的心动了动。


谢衣拨了过去。

————————————————————————————
写这一章的时候觉得快把自己甜出蛀牙了。PS安利一下星际穿越,真是一部好电影啊(¯﹃¯)


评论(4)
热度(22)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