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三)

乐无异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疯得彻底。


明明那么努力的躲了三年,逃离一切可能跟他有关的事物。可还是被他找到了。那个人永远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狠狠地嘲讽他,狠狠地提醒他,他还爱他。他忘不了他。


这算什么呢,乐无异。他低声嘲笑自己。


泡在浴缸里的乐无异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沉进水里,企图用那种接近窒息的感觉掩盖掉自己嘴唇上仍旧留有的他给的触感。


爱不到,逃不掉,忘不了。


直到热水差点倒灌进鼻腔,乐无异才从水里浮了上来,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然而依旧发着烫的嘴唇不可忽略的告诉他这场战斗宣告失败。


全身的细胞都在拼了命的叫嚣着对那个人的怀念。乐无异颓然的靠在浴缸边缘。反正我就是个蠢蛋,我认了。


流月的技术总监。乐无异轻声笑了笑。果然他还是爱着沈夜的吧,连工作都要在他手底下。


我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个自己送上门的傻瓜。又能奢求些什么呢。


乐无异裹着浴巾擦拭着身上的水滴,只擦了一半就像是突然没了力气一般直接倒在了床上,紧紧的抱住自己。



乐无异果然失眠了。一碰上跟谢衣有关的事情,整个人就变得不像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辗转了大半夜,终于在天边都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沉沉睡过去了。


然而就连梦里,他也无法逃离他。


他梦见了他们的从前。



那一年他大四。与谢衣之间隔着八年这永远跨不过去的距离,即使如愿以偿的考进谢衣曾经所在的大学,乐无异却仍旧没有接近谢衣的机会。不过这只是之前。


颠三倒四口不择言的说了半天都没抓住重点的乐无异不自觉的涨红了脸,对着面前含笑看着他的谢衣觉得自己连说都不会话了。


“哈,乐同学别急,慢慢说。”谢衣轻轻一笑,如同微风拂面般让人心头一暖。被从小到大一直崇拜的男神这么柔柔的一看,乐无异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冒烟了。


“谢,谢先生我,我就是想说我从小就很崇拜您,一直想着如果有一天能认识您,能跟您学习,那就再好也没有了。”终于拼凑出算是完整的一句话,乐无异紧张得捏紧了双手,就怕谢衣嫌弃他太笨。


“你的导师把你推荐过来的时候就说过你的课业学的非常出色,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学校里的课程你已经学的很好了,只不知你想在我这里学些什么?”


“我,我什么都想学!只要谢先生您会的,软件也好机械也好,还有那些栩栩如生的机器人,我都想学!”


“哦?为何?”


“因为我。。我。。”


梦里的画面不甚清晰,乐无异已经不记得自己那时到底回答了谢衣什么,只看见谢衣轻轻的笑了起来,点头答应了他,而自己的脸愈发红得厉害。


想来那时候傻得满脑子只有谢衣两个字的自己,大约是回答了些只要是谢衣的就都是好的之类的话吧。



后来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谢衣的称呼从恭恭敬敬的谢先生,换成了独一无二的,师父。乐无异不记得具体的年月,只记得谢衣调侃他的那句,怎么我认了你这个徒儿,却连声师父也听不到?


乐无异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跟谢衣有什么纠缠不清的瓜葛,不然这辈子怎么会被谢衣吃得死死的,不论他说什么,乐无异都完全没办法反抗,甚至每句话都奉若真理。



在谢衣的工作室实习的那段日子,乐无异的每一天都过得满满当当。忙的时候帮着谢衣赶完一个又一个项目,有时连宿舍都来不及回,就在工作室的小床上凑合眯上几个小时,起来了再继续对着电脑克服一个又一个的指令数据。


而有时会突然的空闲几天,乐无异就陪着谢衣满S市的找好玩的地方,当谢衣第一次跃跃欲试的对他说某个地方新开了一家密室逃脱玩法店的时候乐无异还惊讶了好一会,怎么也没想到他衣冠楚楚的男神竟然也有跟少年人一般爱玩的时候,不过后来他马上就习惯并且充分发挥了作为一个脑残粉的基本素养,那就是我男神不论怎样都是最帅的,然后两个人一有空就乐此不疲的满世界转,经常被工作室的其他人调侃是一对活(dou)宝(bi)师徒。


有的时候实在找不到玩的,两个人就干脆找家电影院买两桶爆米花进去看看新上映的电影。也不觉得两个大男人一起去看电影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那样单纯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多久呢,乐无异想,好像也不是很久吧。



因为他永远不会忘记,某天他们突发奇想去郊外爬山,却两个人都忘记先看看天气预报,直到下起雪,两个人才发现下山的路已经湿滑到没办法开车回去了。


好在那时候他们常做些无厘头的旅行,乐无异的车里便常备着帐篷和睡袋,还能找个背风的山洞带好东西钻进去凑合一晚上。


就是那个晚上,他迷糊着快要睡着了,却感觉到谢衣慢慢的靠近了自己,刚想睁开沉重的眼皮问师父怎么还没睡,就被谢衣盖上来的唇赶走了所有睡意。


那时候乐无异才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翼翼想要藏起来的小心思,其实师父早就已经发现了啊。


甘之如饴的接受着这个吻,乐无异不自觉的卷起指头想抓住点什么,然后抓住了一个扁平的硬物,似乎是,手机?



手机!


乐无异猛地从梦中惊醒,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该死的,昨晚失眠就罢了,早上竟然没听见闹钟又睡过去了,这都11点了风琊不得给我记个旷工啊我的全勤又泡汤了。


然而下一秒乐无异的表情就凝固了。


哪里会记旷工。这两天我的工作明明就只有,陪谢衣。


又拿起手机看了看,空空的,没有任何提醒。没有未接来电未读消息,仿佛没有出现过谢衣这个人,今天也不用跟他见面。


乐无异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睡过了头没有被发现,还是该失落那个人完全没有想要找自己。



纵然有千般万般不得己,工作还是要照常做。乐无异清了清嗓子,找到还没来得及存的谢衣的号码,拨了过去。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接了起来,乐无异愣了愣,听见那边传来谢衣略有些沙哑的嗓音。


“乐先生。”简单的三个字,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乐无异心猛地痛了痛。


平静了一下情绪,乐无异努力压下自己想要问他声音怎么有点奇怪是不是病了需不需要去看医生的冲动,用尽量平静的语气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两天的工作安排。


乐无异任职的静水餐饮集团在C市目前有三家餐厅,一家在市中心离他们不远,是个高档次的西餐厅。乐无异打算中午先带谢衣去这家餐厅考察下情况。第二家是个日本料理店,安排在晚上过去。第三家在稍远的新区,安排在了明天,考察完基本也就快到谢衣返程的航班时间了。啊对了这第三家,是个女仆咖啡厅。


乐无异说得有些小心翼翼,已经准备好接受谢衣嘲讽的笑,然而那边却没有说话。乐无异顿了一顿,只好继续说下去。


“这两天的安排大约就是这样,不知道谢先生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还是那个语气,简洁得仿佛不愿多说一个字。


“那谢先生稍微准备一下,半小时以后我会到您的酒店门口接您。”


“好。”谢衣说完,本以为乐无异再没什么话,正想拿开手机,却听见他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那个,谢先生。我听你声音似乎有些沙哑,是有哪里不舒服么?”还是问了出来,乐无异觉得自己的嘴巴大概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


“哦?你这是在关心我?”谢衣的声音终于带了些情绪,却依旧危险得像是嘲讽。


“不,没有。我只是,只是。。。”乐无异正想说只是为了工作,谢衣却打断他没让他说下去。


“那就不必了。我没事。一会见。”然后干净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乐无异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手机又一次提醒他是否存储新联系人。缓慢的输入谢衣两个字,却在点下保存的时候顿了顿,鬼使神差的又删掉,改成了,师父。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乐无异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然后赶紧跳下床洗刷整理出了门。


————————————

不好意思这更多半是回忆杀=。=  没有实质剧情进展,下一更会有的不要着急

对了,鉴于你们提沈夜的问题,编辑一下。此文两条CP线是坚定的谢乐和狼羽不用担心。沈夜是剧情需要,没有真实CP线,不能再多说了多说就剧透了,只是让大家安心。


评论(7)
热度(28)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