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之间(一)

剧情向,糖刀参半,OOC,慎入。


“乐无异,这次跟流月的合作可就都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啊。”顶着一头鸟窝般发型的上司风琊说起话来倒是挺正经。

 

默默忍住了第八百次想吐槽他上司的发型的冲动,乐无异挤出一个笑容拍拍胸脯说放心,包在我身上。

 

转过头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乐无异不禁心里默默腹诽,明明不过就只是一个IPAD点餐的系统,这种小事他自己都可以做了无非只是不想表现出他会这个,真不知道怎么会联系到流月那种大型网络公司,也不知道那种大型公司怎么会愿意接这种小单子。而且风琊还那么神秘兮兮的说流月非常重视这次的合作,直接派了技术部的总监来商量具体细节,而且还点名要他来负责。

 

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问风琊风琊也不说。罢了,左右不过是工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落。下班时间,不想这些了。收拾完办公桌,乐无异拿起车钥匙和手机往兜里一揣,挂起脖子上的耳机,悠闲的往停车场走。

 

刚走出电梯,短促的信息提示音就打断了耳边的音乐。乐无异以为是他那刚相认不久的哥哥叮嘱他晚上不要迟到,掏出手机看了看,却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S市的号码。

 

看到手机显示的地名,乐无异心里某个地方像是被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发出不强烈又不可忽略的疼。

 

努力忽略掉这种异样的感觉,乐无异划开手机看了看短信。

 

乐先生你好,我是流月的负责人,全权负责这次与贵公司的合作。我的航班会在明日下午6点抵达贵市,期待届时与你的会面。

 

明天就到了啊,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看这语气似乎不是什么难说话的人,最好是这两天能借着陪他的事情放松一下就好了。乐无异这样想着,顺手回了句好的,很荣幸能与流月合作,明天见。点完了发送,却在手机提示是否存储新联系人的时候犯了犯难。

 

风琊没跟他说过这总监叫什么名字也就算了他那样子多半是忘了,可怎么连这人自己都不提一下自己的名字呢。

 

乐无异默念了句明天见到风琊得问清楚人家名字省得见面不好称呼,便把手机放好,开车往跟哥哥约好的餐厅去了。

 
 

开着车,想着他那热情得有些神经质的哥哥,乐无异情不自禁的扶了扶额。

 

有个哥哥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对乐无异来说却别有些不同。二十五年的时间里乐无异都以为自己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独生子,却突然被告知他只是父母领养的孤儿,他其实还有一个亲生哥哥,他这哥哥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弟控这件事暂且不提,只光他突然多出来一个家人这一点,都够乐无异瞪着眼睛惊讶了好几天才说服自己相信这真的不是上天在跟他开玩笑。

 

不过这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一件坏事,毕竟父母还是如原来一般疼爱他,又多出一个弟控哥哥,怎么说他也是赚了。

 
 

果然刚到餐厅坐下来就听见安尼瓦尔用不甚标准的中文叫着弟弟弟弟我亲爱的弟弟啊你终于来了。

 

啊忘了说,他的亲祖母是西班牙人,他这哥哥是他父亲来中国之前生下的,从小便在西班牙跟着祖母长大,直到几年前来中国寻找幼弟,才开始学习中文。好在这几年也算是学的不错,除了发音不完全标准,日常交流之类的对话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我亲爱的弟弟,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个好消息。”高鼻深目的男人心情很是愉悦的样子。

 

“嗯哼?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乐无异边切着面前的牛排,饶有兴味的等着他哥眉飞色舞的描述。

 

“我今天跟一家公司签好约了,以后就能在这里定居下来,跟我亲爱的弟弟一起并肩战斗了!”安尼瓦尔说得挺开心,乐无异看他的样子,心里泛起一丝温暖的感动,也就懒得纠正他说的并肩战斗这种句子了。

 

“那倒真是个好消息。哥你签的什么公司,做什么的?”乐无异突然想到,相认的时间太短,他还不知道安尼瓦尔是做什么职业的呢。

 

“一家外贸公司,有不少跟西班牙的合作,让我去做外联加翻译。”安尼瓦尔一脸认真。

 

“噗。。倒确实是适合你。”乐无异扶了扶额。

 

“哎弟弟弟弟我跟你说,我今天在公司楼下遇见一个姑娘,那脸蛋,那身材,那气质,我真是喜欢得紧,就可惜那时匆忙,没空上去问她是不是也在这楼里上班,哎,以后如果遇见了一定不能放过她。”安尼瓦尔一脸后悔的感叹着,差点用刀叉戳起盘子里的牛排来。乐无异不禁好笑,调侃起来。

 

“哥你这才来这里多久,这么快就准备给我找个嫂子了?”

 

“那可不,我跟你说啊弟弟,你也不小了,也该给我寻觅个弟妹了。爱情这种事啊,这如果遇见对的人啊,是一分一秒也不能等的,必须当机立断马上拿下。”安尼瓦尔自顾自眉飞色舞的说起他的爱情观,没注意乐无异眼神忽的黯淡了下来。

 

弟妹什么的。。。呵。罢了。这些事情现在就跟他说怕是不太好,来日方长,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跟他坦白吧。

 

“这些都是次要的,现在主要还是呢庆祝哥你能在这里定下来,来干一杯,这顿饭我请啦。”片刻后乐无异重新摆出若无其事的笑脸提起酒杯,像是刚刚的眼神从未出现过。

 

“这可不行,怎么能让我亲爱的弟弟请我。喂弟弟,弟弟——”安尼瓦尔看着顺手就掏出卡走向吧台的乐无异欲哭无泪。算了,下次给我亲爱的弟弟买点礼物补给他就好了。

 
 

把安尼瓦尔送回去之后,乐无异回到自己的公寓,照常洗刷一番之后便泡进了书房,一直看到呵欠连天,才想起差不多该睡了。

 

掏出手机想看看现在几点了,却就在此时闪进一条短信。

 

还是那个S市的号码,只写了几个字,明天见,晚安。

 

乐无异总觉得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的人突然这样跟他说晚安有些别扭,但想想又觉得可能人家是个自来熟?大概跟谁都有说声晚安的习惯吧。便也礼节性的回了句晚安,手机丢在一旁打着呵欠睡去了。

 
 

第二天上午风琊也不知忙什么去了一直没来,直到中午吃过午饭才堪堪出现,知道流月的技术总监要到了,直接放了乐无异下午的假,让他准备准备早些去机场接他。乐无异想着有半个下午的轻松,竟又忘了问风琊那总监的名字了。

 

难得慵懒的回家睡过一个午觉才出发前往机场的乐无异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想,一会该怎么称呼他呢,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大约就先喊一声总监再问他贵姓?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到了机场才发现,飞机误点了,晚了大约半个小时,乐无异只好找了处长椅坐下来等,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机。一直到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乐无异才惊觉自己大概忘了飞机时间了。

 

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乐无异转过身想先问问这人拍他有什么事,然而看见的却是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谢。。。谢衣。。。”明明是一张连做梦都在想着的脸,可出现在眼前,乐无异却下意识的想撒腿就跑。

 

被直呼了名字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按住了乐无异的肩膀。然而最终乐无异无法动弹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动作,而是他说,“我是流月的技术总监谢衣。乐先生,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24)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