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归来

他离去后的日子里,乐无异再未曾输过。

不论是帮夷则抢夺皇位的凶险,或是行走江湖是碰到的各类妖邪。他从未输过。

不论再艰难的时候,他只要紧握手中的昭明,就能咬牙坚持下去。

因为那个人曾说,臭小子,拿着吾给你的重生昭明,可不许再输了。

脾气暴躁的老头子,我不曾再输过,你可看到了么。

 

乐无异行走各地,帮助遇见的人,传播实用的偃术,却不做杀伤型偃甲。

他曾阻止过一场战乱。凭着偃师对生命的敬重之心,凭着将心比心的对他人的尊重,凭着缜密的部署安排。

终究避免了一场苍天不仁生灵涂炭。他便也没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心地善良的老头子,你曾问过我,无论铸剑师还是偃师,要想真正绽放光华,唯有待到天地倾覆、沧海横流之时。小子,衣锦夜行,你当真舍得?

我现在回答你,我舍得。因为那不是你想要看到的。

 

乐无异曾经想到练术法就头疼。不过那只是曾经。

现在他除了是个大偃师,还是个术法大师。他已经可以自如的驾驭各种大型偃甲。再不去想那些劳什子偃甲灵。

为了这柄昭明执着了几千年的老头子,你叫我不许再打剑灵的主意,偃甲灵更是万万不行,我大概,做到了吧。

可我还想是打你这个剑灵的主意。你却再也不出现了。

 

这么多年来,乐无异从未离开过昭明半步。哪怕是睡觉,昭明也放在枕边。

陪他行走。护他周全。

心口不一的老头子,你曾说历任晗光剑主均是横死,甚至无一例外。

你曾戏弄我,说我吃里扒外不懂礼数剑法稀烂不求上进,我全身上下,到底哪一点值得你费心相护?

可有你相护。我这历任最弱剑主,怕是要例外了。

 

哪怕在没有你护我的日子。我也会好好的。

乐无异行走在大漠,摸摸身后空空的剑囊。还是有点不习惯的落寞感。

三个月前去拜访太华山清和真人的时候,意外碰见天墉的那个骗剑真人,啊不,紫胤真人。

本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可那真人却看着他的昭明挪不开眼了。

原是无论如何不能把昭明给他的。可那人却说,这剑里似有剑灵气息,然而气息薄弱,大概是灵力不足。不知可否借由我看管三月,或许,能让他化灵也未可知。

剑灵。听到这两个字,乐无异鬼使神差的就相信了他。

如今算算,三个月的期限大概也是要到了。等此间事了,便去天墉寻那紫胤真人吧。就算化不了灵,至少也拿回昭明。

 

本是带着三分期望去拿的剑。可那紫胤真人却只字没提剑灵的事,只依依不舍的表示这是把好剑要他好好使用,便还给了他。

带着没什么变化的昭明回到长安,乐无异终是有点失落。

明知道他不会回来了。还抱着希望做什么呢。乐无异懊恼的想。

算了。反正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乐无异一头又钻进了偃甲房。

 

“你这臭小子,终于知道不用昭明来砍木头了,有点长进。”身后突然飘来熟悉的声音。乐无异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幻听了,晃了晃脑袋自嘲了句什么,又埋头继续摆弄他的偃甲了。

“唉,世风日下,晗光剑主当真一代不如一代,连吾现身,都视若无睹了。”这一次乐无异听的真切,像被踩了一脚似的突然回头,看见那个人抱着手臂悠悠的飘在空中。

“禺期!!!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欣喜若狂的乐无异激动的快落下泪来,伸手便抱住了那个从未真正触碰过的人。

是真的、实在的。会呼吸,有心跳,甚至还有体温。

几千年来禺期从未被人类这样触碰过,不由得皱起眉想推开他骂他两句不懂礼数。可却感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在脖颈间,一时愣住忘了动作。

“禺期。你真的回来了。”那人的声音哽咽。禺期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罢了。左右这臭小子也就这样,拿他没办法。

“是是,回来了,回来看看你这臭小子有没有对昭明不敬,有没有。。。”话才说到一半,却被那人封住了嘴唇,把剩下的话全数封在了唇齿之间。

END.

评论(1)
热度(11)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