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新桑

他站在花架下,笑着看向我,说,我再也回不去了。

关于我日益崩坏的三观

从寻找古剑同人文,到专注谢乐一百年,到找到贴吧到论坛到LOFTER,谢乐这坑我是跳不出去了。有时候还幽怨的想起来,以前我喜欢的沈谢梗呢,怎么突然觉得没有那么萌了。

 

然后看到一篇谢乐文,看到某一章节的评论里对流月城和沈夜深深的恶意,顺手评论了一句,倒也无甚在意,只是顺路。却没想到引起作者激烈的反应。思前想后,还是没有回他。

 

毕竟我这人。。。说白了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觉得争执也无用。

 

但是终究,觉得对于古二,编剧想到表达的“道”,我还是有我自己的理解。放在这边记录一下也无妨。

 

首先必须说的是,作为一个三观不太正的家伙,我是非常喜欢沈夜的,但喜欢这个词又好像不是那么恰当,或者更合适的形容应该是叫,心疼。虽然我不觉得他做的是对的,但我明白他毫无选择。而且这个人真的,非常不适合当大祭司啊。

 

在捐毒的时候,2.0说,此去经年,大祭司当真变化良多。这位明川祭司想必是新晋的,换做从前的大祭司,定会想办法救他。

 

沈夜对瞳说,若是你来当这个大祭司,或许更好。

 

这话才是一语道破天机。

 

瞳的那些把下界人类当牲畜一般对待的话,的确,让人听着非常不舒服。但他说的,猪狗牛羊,一样有家人,有生命,你们不也是随手决定他们的命运,与我们又有何分别。这些话,除了气愤的说一句,谬论。又要怎样反驳?所有事情,终究逃不过一句,道不同。三观正的主角团没有办法说服瞳,瞳也无法说服主角团和观众。这样的人才适合当BOSS,坚定的,站在坏人的立场。(呐不是说我讨厌瞳=。= 我还是很萌他的,我只是觉得他当大祭司会更帅)

 

而沈夜,原本并不是跟瞳一样的人啊。

 

这个在谢衣眼里,如同高天孤月一般的人啊。哪怕不赞同他的做法,也要助他先平定内乱,保护好他的安全,再自己下界寻找出路的人啊。

 

一手教出了所有人眼里毫无瑕疵的男神谢衣。沈夜此人,又会差到什么程度?

 

他只是,身在其位,别无选择。

 

他原本。只是一个一心想要保护妹妹的,青涩少年。就如在黄泉路上,他领着沈曦走向执伞等着他的谢衣时,那般模样。

 

他一生都恨着把他变成后来的样子的,把沈曦变得永远长不大的,他的父亲。他说他要让他父亲看着他现在所做的事,后悔当年对他们的种种。他以为那种恨意能让他变得尖锐变得义无反顾。可是沈夜。你知不知道。你变成了跟你父亲一般样子。你变成了你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流月城已经不适合生存。他们必须寻找破界之法。直到在一次实验中谢衣不小心把结界弄破了一个小洞,他们才找到可以短暂出去的方式。然而第一,下界浊气太重,流月城人无法久留。第二,在破界的一瞬间,早已潜伏许久的心魔入侵。

 

不可否认的事,沈夜打不过心魔,甚至沈夜加沧溟加一堆祭司,都打不过心魔。如果能打过,何必要拖延百年之久,用那么冗长又麻烦的冥蝶之印,用沧溟连荒魂都无法剩下作为代价,却只封印了心魔的大部分魔气而已?

 

而在这个无法久留下界,又有强大外敌入侵的当口,除了与心魔定契约,沈夜还有别的选择么?

 

下界与中原修仙门派共同寻找解救之法?出的去?留得住?心魔会等着你跟别人商量?就连法术或者上窥天道的谢衣,都是第一批感染魔气,才得以下界,寻找其他破解之法。

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大义凛然的说,我们不能迫害别人,也打不赢心魔,我们就蹲着等死吧。

有人或许说我就是选择第二条,就是不能为了自己的性命迫害别人。是,你可以选,谢衣也可以选,流月城里的每个人都可以这么选,唯独沈夜不能选。

 

你可以什么都不做,轻轻松松独善其身。可是沈夜不能。

 

不论怎么做,不论怎么选,沈夜都将背上千古骂名。

 

一面是烈山部的存亡,一面是下界的百姓。他选一边,就终究要伤害另一边。而他所背负的责任,就是烈山部。再退一步说,就算他怎么选都会背骂名,干嘛不牺牲自己的族人换得下界平安。可是牺牲族人就真能换得下界平安?

 

牺牲族人的后果是什么?是心魔吸食整个流月城的七情,变得愈发强大,以后便更有机会有实力,去残害下界的人类。

 

所以沧溟的选择是,以这一身灵力魂魄,换得烈山部的存亡,换得百年以后,心魔能被封印。

 

而沈夜。唯有亲手杀了世界上自己最爱的女人,然后看着世界上最爱他的女人,为他去死。

 

沧溟的生生世世就这样断送在了矩木里。但愿此去能够化归烟云浮尘,逍遥天地,再无拘束。阿夜,保重啊。

 

我也知道,游戏后期对流月城的洗白太过了,只着笔在流月城的惨状,各大祭司的牺牲,而忽略了捐毒和朗德的惨状,忽略了巴叶那般浓重的一笔。但是烛龙想要表达的意思。我接收到了。

 

沈夜或者谢衣。我无法说哪一个人的选择是对的,哪个人又是错的。他们各自固执着自己的责任与想法,却又不真的去理解对方的选择和坚持。哪怕在他们心里,彼此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存在,但是不理解,不沟通,终究变成了后来的模样。

 

所以我终于萌不起来沈谢。

 

如果沈夜明白谢衣下界之后的追寻。如果他明白谢衣百年的牵挂。如果他能放手相信谢衣对他,对族人的感情。或许谢衣可以更早找齐昭明,更早消灭心魔,对下界的伤害也能降到最小。

 

如果谢衣能明白沈夜的身不由己,如果谢衣把所有的不赞同再缓一缓。如果谢衣能对沈夜坦白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做法。如果谢衣能把那一人一城。能把那愿逐月华流照君,当着沈夜的面,坦坦白白的说出来。

 

是不是事情,就不是那么难以挽回了。

 

所以虽然我喜欢谢衣喜欢的抓心挠肺,却还是在听到沈夜说“你看,本座终究只能当个坏人”的时候,在听到谢衣斩钉截铁的说不悔的时候,心疼沈夜更多。

 

说到底只是两个傲娇的杯具。

 

所以谢乐是多么美好的CP啊。直球克傲娇。

 

╮(╯▽╰)╭跑题了,算了。以上,完毕。


评论(14)
©陌上新桑 | Powered by LOFTER